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

【不一樣的遊記1】加拿大東岸追憶之旅:滿地可篇

消失中的詩韻

【四十歲人學單車記】Never too late

今天想吃咖哩飯...

消失中的味道

告別野村,重新上路

[More…]





(2018.6) 這是一篇不一樣的遊記,沒有行程計劃、沒有很多景點、經常忘記拍照...... 因為從到步的第一天開始,我壓根兒沒有覺得自己像個遊客,只是很想努力地把從前的感覺回味一下。一轉眼,原來已經十四年沒有回來了。少年時的印象變得極模糊,到底,我是否真的曾經屬於這個地方......

太長時間沒有坐長途飛機,說真的,有點怕。第一站是滿地可,就是希望把長途再轉機的辛苦路程都一次熬過了,結果就是差不多18小時在路上。其實已經不錯了!記得從前移民時家裡環境不好,一向都是買最便宜的美國機。從香港到滿地可要在日本和美國轉兩次機,路程動輙20小時以上。
兩兄弟的第一次長途機經歷,十幾個鐘頭過去Jobee說他再也不要回來,當然這說法在回程時又完全改寫了。
在多倫多機場轉機前吃個下午茶,即時感受到加拿大的節奏真的很慢。明明有空桌,服務員卻說要用十分鐘來收拾再給我們坐...... 食物份量很大,看來我們要開始習慣一下。
終於等到轉機回滿地可,兩兄睡了全程。


Montréal

我記得何韻詩有一首歌叫「滿地可」,也就是我渡過高中、預科(Cégep)、和大學的地方。本地華人會稱這城市為「滿地可」,這是從前老華僑用的名字。只有外國人或遊客會稱這地方為「蒙特利爾」或「蒙特婁」。

另外,比較地道的人會為Montreal加上她的é,因為她位於魁北克(Québec),是一個法語城市。十六世紀,法國航海家Jacques Cartier登陸北美東岸的Saint-Laurent流域,法國首先在此建立了New France作為殖民地,但後來戰敗放棄了給英國政府。美國革命後大量英藉移民流入美洲,在北面的加拿大國境內,魁北克人一直極具民族保護主義,捍衛法國人的語言。加拿大每個省的車牌上都有一句標語,而魁北克的就是 “Je me souviens”,意思就是「我記得」。記住法國血統的文化歷史,數百年來他們一直把自己的語言承傳下去,這種民族情感是多麼的令人感動。

如果在二十年前,隨便踏進一間商店,職員都與你說法文,要求英語對話會糟白眼。這一次,我卻發現滿地可的法裔加拿大人通通變得英法流利,為此我真心的為他們感到自豪。加拿大雖一直是以英法雙語為法定語言的國家,但一離開了魁北克省,過了渥太華河,便難以找到有人能操法語。只有魁北克人能稱得上”Truly bilingual”。反而我自己的法文,十多年沒有用過變得一落千丈,為此我也實在痛心了好一陣子,下苦功了這些年學來的終於都還給了老師!😣

每一次下飛機都會見到表哥來接機,印象中沒有例外。這一次,因為我們租了車,我一直叫他不用來,但他還是來了。我的表哥,總是喜歡穿白衣、總是帶著一個雲淡風輕的微笑,但這一次歲月為他添了不少痕跡。我遠遠看到他的身影就忍不住淚水奪框而出,飛快的跑去緊緊的抱著他,他也激動地喊我的名字(現在想起來也想哭!😭)為什麼呢?為什麼我會十多年也不回來呢?

結果,在滿地可機場還是遇到了這個十年如一日的問題:其中三件行李不見了。聽說這是Toronto Pearson Airport太繁忙的原故,行李經常遲到,但翌日通常會送回來。又因為見怪不怪,我們就回家了。
十多年沒回來,姨母的家很令人懷念。
 我的大廚姨丈已經做好了四餸一湯等著我們。Jobee一連喝了幾碗湯,大讚美味。這個旅行總是忘記照相,也許是心裡總是千絲萬縷的感受太多了。

Jet Lag

這樣說也許有點儍,但我並不討厭時差。由於我是一個夜鬼,早睡早起一向對我來說簡直難於登天。但時差讓我的生理時鐘誤點,罕有地能夠感受到清晨的爽朗。
不到兩點就醒了,翻來覆去終於等到天亮,六點多我們出門去覓食。找到這間美味的大早餐,這兒還有極新鮮的法式簿餅crêpe
回家後孩子們第一時間找姨公下棋!
兩個小鬼和表姊表哥開始玩起來。
我最喜歡大廚房,難得下廚一下把昨晚的飯炒了。
吃過飯後,我們帶著幾個孩子們去踢足球。我坐在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上看著他們,有種偷得浮生半日閒的輕鬆。
遠遠還有個遊樂場,樹林層次分明美極了,令我覺得這真像是森林仙子的基地。
踢了一會,爸爸說拿車帶他們去買雪糕,於是他們就在這森林遊樂場玩等他把車開過來。
聽說是新開的雪糕店。
久違了的Tim Hortons iced cappuccino,人人都說它太甜,我卻念念不忘那回憶中的味道。
晚上,吃這美麗壽司船的時候,時差來襲,我人已在半睡狀態中。
因為佬佬老早就睡了,沒有吃晚餐。凌晨三點爬起來想吃炒飯。然後六點多哥哥醒來他們又吃早餐,這假期他們就一直吃、吃、吃......


變化原是永恆

今天,我們要先到唐人街附近探望姨丈姨母。這陪著我張大的店,已經搬到新的地點,卻依然給我無限親切回憶。家裡有醫生,有的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安全感。我在二十三歲回港前,生什麼病都是姨丈治好的,政府的醫療卡沒用過幾次。
新址面對著一個小公園,感覺很舒服。我們車就停門口方便極了。
姨媽收集的可愛人蔘。Jobee一直說他很喜歡那「蔘湯」的味道。
排隊看醫生 + 大合照。
下一個目的地,是我從前曾經打工的一個food court ~ Montreal Trust。一方面我想看看這老地方,另一方面想吃在香港無法吃到,用厚厚pita bread卷起來的gyros
可惜,這個商場整個都像downgrade了。Food court變得很小,從前我打工的Teriyaki店已經沒有了。
Gyros店變了另一個牌子,味道完全不對路。Jobee的拉麵就普普通通,反而麥當勞的poutine才是永恆不變的。
不單回憶中的gyros找不到,這個下午我發現很多東西都改變了,畢竟我已經太長一段時間沒回來。走進從前是超級市場的地方,我本來以為只是名字改了,原來變成了中國人超市。然後我們跑了三間店總算買到了足夠的材料,今晚就在家煮飯吧!

我們家總是欠缺了一個合資格的攝影師,除了我就沒有人會拍照。所以今晚我在忙著煮就沒有照片了!
只有這一千零一張~敲破鹽焗魚的時刻!
 
不變的是人情

其實,今晚的主角是魚翅湯才對。居然沒拍照我真是時差腦袋掉了一半。我一直對Jobee說,姨公姨婆煮的魚翅是我吃過最好吃的。這兒沒有餐廳雞燉翅那種油膩,卻又滿滿豐富且充滿層次的味道,老雞、金華火腿、老薑...... 然後那些魚翅就像吃麵一樣多。

姨丈還會教我加一點白蘭地,這種獨特的魚翅湯是任何地方也找不到的。雖然現代人強調不吃魚翅,但實在我又覺得殘忍的處理手法才是要改正的問題,並非魚翅本身。也許我是偏心了,因為魚翅湯對我來說是回味無窮的童年回憶,今天我成功把自己回憶中的味道留給了為食的孩子。Jobee居然喝了三碗!😋😋😋

第二天,我還是要感謝時差,讓我在五點前爬起來找表哥。我這個懶鬼,從來都是和清晨絶緣的人。這一次很後悔訂機票前沒和表哥好好配合,居然碰上了他一年最忙得不可開交的日子,每天見他六點多就出門上班。還好,時差至少給我和他清晨聊天的機會。

轉眼間,我們已由從前的少男少女,成了熟男熟女。然後,我也常常阿Q地告訴自己,我不是老了,而是「進化」了。從以前的急先鋒凡事快快衝,我學會了慢下來欣賞世界、學會了時時記掛親人、學會了活在當下。

表哥上班去後,我們又試了另一間早餐,但份量實在太大了。


沒有變的,還有友情。Friendship,就是說起來那麼老土實際上又那麼令人窩心的一件事。數年前已移居多倫多的小山,知道我這港燦回來,就請了兩星期的假期,還特意坐車回來了滿地可。
今天小山先請們我們一家吃午餐。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加拿大的越南粉比香港的好吃。配菜份量大方,加上海鮮醬、辣醬和清湯,真是一絶。
然後我提議去我們的中學合照。有這個念頭,是因為N年前卜卜脆的我們曾經在這兒合照過一次。
過了學校的一段路,從前什麼也沒有,現在已經變成一個新建的豪宅地段,接下來的節目就是去八卦一下。
整個地區都是大宅,有的像小城堡一樣,令我想起小丸子的花輪同學。
然而,這麼大,一來我買不起、二來打掃清潔豈不辛苦死了。所以我不斷提醒老公,如果有一天我們回加拿大:請別買大屋!請別買大屋!請別買大屋!(重要事情要說三次。😂)
然後,我們去了買糖果,大量的楓葉糖漿糖!其實,我一直很希望可以在2-5月期間帶孩子回來,參觀 cabane à sucre (Sugar Shack),讓他們試試把maple syrup倒在雪上吃的獨特滋味。
第三天,還是無事忙地煮了一大堆食物!姨媽又特別留了大海參給我們。
孩子們仍是玩得不亦樂乎。室內玩...
室外玩... 我知道,回去後我一定會懷念這兒的草地。

這一次回來,還要見另一位大學朋友。然後,就不禁想起很多往事,想起大學時候的你我他,一個個少年不知愁滋味,終日為自己找事忙。滿地可只有兩間英文大學,聚集了不少華人子弟,所以我們經常安排學生活動,什麼話劇、辯論比賽,出版月刊、訂場地、製海報、寫劇本、採排......

大學生涯的我還要每週兩天上班賺外快交學費。記得我試過下班後獨自開車去印第安人區為學校活動訂購獎杯,因為印第安人不用付稅,價錢比較優惠。途長道遠,還要趕回家晚上煮飯。到底當時是哪裡來的時間與精力?真沒想到有一天四十歲的我會佩服二十歲的自己。

今天,我們去另一位好朋友的家,順便探望他的媽媽。想起從前我們圍著他的電腦製作場刊的日子,做到零晨,Auntie 為我們送上滿滿肉香的美味牛肉粥,好懷念。從那次開始,我一直都用同樣的方法煮牛肉粥!😋
Auntie打理的家還是那樣乾淨整潔一塵不染,還親自做了牛油蛋糕給我們吃,一飽口福了!
當晚,我們訂了在滿地可Notre Dame Basilica的燈光表演。Notre Dame聖母院比起巴黎聖母院規模小一點,外型結構上沒那麼多特色,但室內的設計卻非常細緻。Notre Dame Basilica位於Old Montreal舊城區,始建於1672年。魁北克人一直保留法國的天主教文化,這兒也是北美重要的天主教建築。
1824年,美藉建築師James O'Donnell為聖母院重新設計,他甚至在修建後由新教改信天主教。
燈光表演是不能拍照的,但入場後我們有二十分鐘的參觀時間可以到處拍。全長四十分鐘,一半時間參觀,一半表演,不能說是非常精彩,但也值得一看。
然後,我們一伙人去了舊滿地可吃飯。朋友說這間The Keg是連銷店,水準有保證,一試之下果然很好。
這幾位小朋友在香港見過一次,這次是第二次了。
嘩!食物超美味,牛扒真有點一試難忘!

這時候,因為想起快要離開滿地可,Jobee開始失落起來(其實還有一天半吧!) 擾攘一番,我們有想過取消之後兩晚的酒店,但已過了cancellation deadline,只好算了。沒辦法啦,天下無不散之筵席。
臨行前,小山取出她的超可愛即影即有相機和卡通底片,我們三位大學老友每人留一張紀念照。其實我記不起我們三個什麼時候有合照過?這可能是第一張!😆


但願人長久

說起來,這幾天我們大部份時間是懶洋洋的,兩個小子和表兄表姐玩,在大宅跑來跑去,已是最好的節目。
姨媽提議吃西餐,我記得很多年前來過這間Pacini,居然仍舊䇄立不倒,而且裝俢了,就試試吧。
自助烤麵包,有得玩有得吃!
簡簡單單又好吃的午餐。
晚餐又是重點節目,今天姨丈請我們吃中式龍蝦!因為老公和我都對蝦蟹過敏,Jobee一向沒有什麼機會吃龍蝦。
嘩!不得了!因為這一餐實在很難忘,Jobee回港後一直回味了很久。
表哥很晚才下班,回家後吃我們的打包。心裏捨不得呢,只好拉著他拍照!👧🏻👦🏻
最後一天的睌上,兩個小魔怪在姨公姨婆的超大浴池洗澡。
晚上,表兄弟們下棋到很晚一直不願睡覺。

太短了,感覺時鐘好像被小精靈調快了。真沒辦法,兩星期的假期,滿地可、多倫多各半時間,餘下中途三天遊玩,其實怎樣排也不夠用,唯有好好珍惜每一刻。

人生,就是在有限的條件中找一個平衡吧。無論是面對自己還是面對工作,人需要從經營事業心找尋存在意義。然而,當工作把時間都抽乾了,再看不清自己時,很多次,我的確有一種像囚鳥的感覺。如果,每一個人到中年的上班族都是囚鳥,我們既不能隨心所欲地進出牢籠,那麼,不如就用樂觀的態度把自我的牢籠放大,做喜歡的事、見喜歡的人、讓思想飛...... 也許,這就是我寫作的動力。

告別

2018628日,我再一次告別滿地可。

記得上一次離開,是婚後兩天。臨行前,我緊緊地抱著婆婆,沒想到竟是最後一次抱她。那一年,是20047月初,整整十四年前。

大學畢業後,我本來公司的老闆想把我留下來。人人都說一畢業就有工作了多好呀,我卻好想回香港闖一闖。我走了的話,對婆婆的影響最大,本以為她會必會留我,一直猶豫如何開囗。

「沒問題,你回去吧。哪裡的工作好就去哪裡!」八十五歲的她真誠地說。

婆婆有時很壞脾氣,但在大事當前,她就是那麼堅強又開眀的一個人。樹欲靜而風不息。我未來得及帶她吃個真正的fine dining;從沒和她去一次旅行;甚至從來沒有靜靜地坐在她膝下,告訴她我找到了很好的工作。

猶如置身電影,我在時間門與一個個回憶中的自己擦身而過。十六歲青春洋溢的我、十八歲勤奮上進的我、二十歲充滿夢想的我......

然後我忽然領悟到,在期望孩子成就什麼大業之前,若果能先在家庭中做好自己,在小小的角落發放光芒,其實也是另一種成就。

這一刻,不斷湧上心頭的只有一句話:
「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