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

【小兒科行山入門7】心經簡林與消失的昂平茶園




昂平奇趣徑

難度:1
時間:約45分鐘
長度:約2.5公里

心經簡林,係一個我一直想去嘅地方。自從舊年去過饒宗頣文化館後,發現原來簡林內嘅心經出自饒宗頣先生手筆,就更為嚮往。

一喺唔去,今年內我居然就去咗兩次。第一次係秋高氣爽帶婆婆同小朋友,第二次係我同加拿大返嚟嘅朋友去。兩日嘅天氣極為不同,湮雨濛濛間簡林充滿超脫禪意;睛空萬里時木群大氣凛然。

從昂平市集步行到心經簡林只係十五分鐘路程,路段老少咸宜,順便可以搭昂平360。不過,我強烈建議平日去,週末遊人實在太多,等上纜車就已經等到天荒地老。

地鐵東涌站落,B出口,步行唔駛三分鐘就到達昂平360纜車站。
201810月與11月的分別:2分鐘與20分鐘嘅等候。同樣係平日,港珠澳大橋對東涌帶嚟嘅影響,不言而喻。

要坐水晶車嗎?婆婆本來有畏高疑惑,好猶豫,後來試過話原來並不可怕。如果覺得來回程有啲貴,亦可以考慮選擇單程水晶車感受吓。我個人就好喜歡,一方面排隊時候較短,另一方面二十分鐘車程有多啲風景睇。工作人員會安排幾組人坐同一部車,所以唔好以為可以獨佔車廂呀!

第一次我哋只係同一位外國人同坐,大家互相幫忙影相都幾開心。因為車廂人少,我們輪流瞓喺玻璃上面影!
第二次同老友小山嚟嘅時候人就好多人喇,無辦法影到玻璃地板,但勝在天朗氣清,可以遠觀大佛。
落車後先會到達昂平市集,可以到處行吓。依到亦有食肆同甜品店,但選擇唔多。昂平市集嘅盡頭係通往大佛嘅小廣場,有一排石像同好多牛牛,但要記住千祈唔好餵牛牛呀,唔好誤導咗佢哋養成亂食垃圾嘅壞習慣。
睇睇地圖,就係穿過市集去到盡頭再一直行...
路嘅右邊會經過通往大佛嘅樓梯,唔好上去,繼續往前行,留意路牌上指示,經過個紅頂涼亭就啱啦。
茶園餐廳已經唔存在啦,喺沿途經過依間被樹木寄居嘅石屋。
好似著名吳哥奇景一樣:歷史與大自然嘅微妙共生。
行咗兩次依條路都唔知道石屋嘅典故又點得呢?好奇嘅我當然唔甘心。上網一查,居然搵到一個令人感動又感概嘅故事。

Brook Antony Bernacchi(貝納祺),港英政府年代嘅一個傳奇人物。曾經係英國皇家海軍,亦被喻為英女皇御用大律師。1945年定居香港,為港人爭取興建公共房屋,同時亦係大律師公會主席,及一直連任超過三十年嘅市政局議員。

貝納祺家住大嶼山,深愛山野靈地,睇中當地高山霧濕,適合種茶,一手一腳將昂平打造成香港唯一生產本地茶的茶園。1960年代,茶園全盛時期曾經僱有四十幾人,包括由台灣請嚟嘅高山茶師夫,亦有由貝納祺安排喺茶園工作重過新生嘅釋囚、戒毒者等。四季收成不同茶葉,龍井、水仙、印度紅茶,以蓮花牌雲霧茶出售,甚至有海外買家越洋訂貨。

九十年代,貝納祺患病在英國離世,佢嘅骨灰就灑喺昂平茶園嘅草地上。所託園丁夫婦辛苦經營茶園及餐廳至六年前終於結業。今日見到嘅石屋,相信係當年茶園嘅其中一個建築物,現已人去樓空。

貝納祺係一個大善人,盡心幫助貧苦階層、學生、囚犯、戒毒者,亦大力協助發展大嶼山巴士,當年喺島上無人不識。今日,政府已經將茶園旁嘅「貝納祺小徑」改名為「昂平奇趣徑」,從前嘅大片茶園、老園主與居民曾經苦心建立嘅茶文化,喺歷史巨輪下漸漸灰飛煙㓕。

無盡感概......

好啦,都係繼續寫啦!

過咗荒廢石屋,好快就會見到「寶林禪寺」嘅牌,依個時候喺分叉路要揀右邊。
中途會再有一啲小徑,好快就會到「鳳凰觀山」依片草地。
而「心經簡林」就喺右邊喇!
木簡成一個8字型排列,象徵無限,生生不息嘅意思。如果有航拍機,效果應該會好靚。
依兩個小朋友頭先邊行邊拾咗兩枝樹枝,沿途就一路比武!😂
唔知係咪因為之前睇咗射鵰英雄傳,又打得似模似樣喎!再加上湮雨濛濛,有種華山論劍嘅超脫感覺諗唔到香港都有咁充滿禪意嘅地方。
又睇吓另一日藍天白雲之下,感覺完全唔一樣
一株株百年大樹,心經木雕顯得莊嚴脫俗。
高山木林間,心境會自然地慢落嚟。「心無罣礙故無有恐怖」,意思大概就係唔好自尋煩惱、作繭自縛,就無嘢好怕啦。
回頭我兩次都係原路走,十五分鐘就返回昂平市集。但原來其實可以行色依邊條路,經過青年旅舍,應該就喺頭先分叉路嘅左面接返原路。亦即係所謂嘅「昂平奇趣徑」,雖然我都係鍾意舊名「貝納祺小徑」貼地好多。
附近仲有其他行山徑,但鳳凰山難度有四星,應該要等小朋友大好多先得。如果下次再嚟,一定會諗起貝納祺,唔知可否再行入茶園餐廳揾返多少少茶園嘅縱跡,內心仍然不禁無奈。今日仲有幾個大嶼山人會記得佢?

真正愛一個地方,會為土地帶出生機,而唔係耗盡資源;真正愛護市民,會設法扶起基層提供上流性,而唔係趕絶低端。或者,貝納祺嘅離開、茶園嘅消失,香港人失去嘅唔單止係一個名字、一種味道,而更加係一代人嘅價值觀。



Reference:

香港倒後鏡

雲深不知處:昂平茶園

香港那些年:大嶼山絕種好人

2019年2月15日 星期五

【曼谷自由行】3日2夜老夫老妻之旅

消失中的詩韻

【四十歲人學單車記】Never too late

今天想吃咖哩飯...

消失中的味道

告別野村,重新上路

[More…]





2018.12)已經有兩年半沒有和老公去過二人世界旅行。本來,我不是想來曼谷的。本來,我的腦海充滿幻想:想去雅緻的江南、想上神秘的玉龍雪山、想遊古樸的敦煌...... 現實是,當上天賜你健康愛兒,你就莫要貪心想二人如何精彩出走。剛好老公公司offsite,就連假去一次曼谷小休兩天充充電,知足了。

因為老公已身在曼谷,我獨自在星期天的下午上路,在廣闊的機場落地玻璃下,光線充沛萬里無雲,感覺出奇地自由自在。我忽發奇想,也許是時候計劃一次一個人的旅行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
美麗的天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Checkpoint #1 Hotel Siam Kempinski
Rama 1 Road 991/9, Bangkok. Tel. +66 (0)2 162 9000
今次我們入住的是與商場Siam Paragon連接的Siam Kempinski Hotel。一進門是一片松樹的香氣,很有聖誕氣氛。
還有優雅的豎琴表演。



他來了大堂接我。

平日的安排通常都是配合孩子的。幾點鐘在哪裡,幾點前結束。多少年,我沒見過他特意出現在我面前。忽然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,受寵若驚。

人生若只如初見......

他伸出手,我抱著他。原來,老夫老妻也可以很浪漫。
房間也不錯呢!很舒適。我最喜歡有水果,一連吃了三隻皇帝蕉!🍌
非常之不錯的泳池,但最後我們還是沒有來游,真浪費。
然後,我們就去了Siam Paragon。酒店的二樓有直接通道,很方便!
我不喜歡shopping,反而最愛supermarket!所以酒店選擇必須有超市在附近。在這兒還找到我心愛的椰子軟糖

Checkpoint #2 Whale’s Belly
2nd Floor, 39 Boulevard Tower, Sukhumvit Soi 39, Bangkok. Tel. +66 (0)2 160 0333

老公說已經一連吃很多次泰菜,不能再吃了。所以他一聽到我說今晚訂了西餐就說好。
想不到單是叫車已經等了很久,只好又在大堂看表演。
曼谷的fine dining選擇多不勝數,Whale’s Belly在米之蓮名單上,據說有泰國Iron Chef坐陣,亦獲獎不少。價錢也相當合理,所以就打算試試。
餐廳在39 Boulevard一楝服務式住宅的低層。環境也不錯,但想不到到步時一個人也沒有。
很喜歡會花心思做amuse bouchesorbet的餐廳。
頭盤有很多選擇,沙律菜鮮嫩無比。牛肉清湯是我的至愛,反而吞拿魚冷盆比較普通。
牛扒和鴨肉ravioli~主菜就沒有很大驚喜,反而甜品很對味,如橙醬的crêpe餅上有用酒燒一下便更出色了。
到我們離開的時候,餐廳也只有另外一枱客人。一個星期日的晚上仍然人流不多,曼谷的西餐廳那麼多,這種走中價路線的真不容易。


Day 2

和老公旅行,因為沒太多特別安排,很容易斷片,想不起做了什麼。第一晩好像就是在Paragon走來走去,時間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過去。

這兩天我是故意不要早餐的,不用帶孩子,我的目標就是要大昏迷,睡到自然醒。

Checkpoint #3 小碗船麵店家 "ก๋วยเตี๋ยวเรือพระนคร"
Century The Movie Plaza Victory Monument. Grand Floor @ Rangnam

我是一個「重口味」的人,喜歡吃味濃的東西,所以泰式船麵是我的大愛。

在香港,我經常去灣仔石水渠街的一間小店吃她著名的船麵。價錢一點也不便宜,而且份量很少,但材料與風味真是一絶。

今次我決定要吃真正的船麵,而且是一連吃很多碗,陣容龐大似的!

在曼谷吃船麵的地方也不少,最早最傳統的是在勝利塔附近的幾間街頭麵店。但老公是不會批准吃沒有冷氣的地方的,所以我選了其中的一間傳統店在商場內的麵店。
Victory Monument BTS站下車,Exit 2商場就與車站連接,非常方便。
只有泰文名字的店,每碗麵才Baht16!真是「平到你驚」!
船麵,只所以每碗份量很少,是因為從前麵檔真的是在船上經營的。由於怕船身搖晃把麵翻出,船麵一般就只有小半碗。食客吃起來往往是每人至少三、四碗,空碗疊起來甚是壯觀。
麵店裝潢簡單舒適,角落更有電視播出以前大胃王的相片。
湯底有四種:濃湯牛肉麵、酸辣湯麵、乾撈麵和釀豆腐湯麵。不同湯底與麵類是可以隨意搭配的。麵底就有:米粉、河粉、河粉片、麵線和粉絲。

也有其他小食和飲料。我們先點了五款不同配搭,然後發現了這店的一個大問題,就是職員其實不怎麼在乎你點了什麼。第一次的五碗中有一碗是錯的,第二次的四碗中也有一碗是錯的。所以我們來來去去也吃不到乾撈麵,而我點了的蝶豆花凍飲也被忘得一乾二淨。這就讓我想到之前看過一個travel blog內也是說點四碗錯一碗的問題。在這兒下錯單似乎是常態。

戰績總結...... 最後吃了九碗。本來最期待的牛肉湯麵很普通(卻又來完再來!),反而最好吃是酸辣湯、釀豆腐湯甜甜的也不錯。只是,我們不會再來了。要漁翁撒網地點很多也不知道可否吃到自己喜歡的口味... ... 划不來!

吃飽了,我原本是打算去Jim Thompson Museum(http://www.jimthompsonhouse.com/)的。Jim Thompson也可算是傳奇人物,他原本是美國中情局的情報員,因為對東方藝術的喜愛來到泰國定居,後來成了著名的泰絲商人。然而,他最後卻在1976年到馬來西亞旅行時在熱帶雨林離奇失蹤,經過多番搜尋至今還沒有找到遺體。

對不起,我扯遠了。因為我們最後還是沒有去得成。走到BTS站的時候,我忽然感到耳孔閉塞、頭暈眼花、雙腿無力,其實最近不時就有這毛病,真奇怪。
又回到酒店休息,老公悶吊吊的,唯有跑去健身,誰知道居然被單車邊割傷了!]

Checkpoint #4 Treasure Spa Siam Square
426 Siam Square, Pathum Wan, Bangkok. Tel. +66 (0)2 252 3468/ +66 (0)2 252 3470

今天確是有些諸事不宜的感覺,還是簡簡單單做個spa好了。數年前試過Oasis Spa,感覺良好。這次想找walking distance的,因為曼谷塞車嚴重。Treasure Spa無論是地點和價位都令我滿意。
裝修很舒適。
😭本來定了按摩後的牛奶浴,只為老公受傷我們只好取消了!

按摩師的力度和技術都不錯。其中一位還會說國語,嘰哩咕嚕的和我這位國語零分的老公說起來!快活不知時日過,兩個小時轉眼就過去了。

Checkpoint #5 建興酒家 Somboon Seafood Siam Square One
4th fl., Siam Square One Building Rama 1 road, Patumwan, Bangkok. Tel. +66 (0)2 115 1401 2

按摩過後我們要吃個早飯因為晚上要看老公喜歡的泰拳。在商場食肆間左右穿插,最後還是選了吃建興。其實老公昨天午餐才跟同事們在這兒吃過,真不好意思呢!
建興最出名的是咖哩蟹,但我們倆卻海鮮過敏,只能吃這些魷魚、青口、螄蚶之類的,別人一定覺得很奇怪。😅

Checkpoint #6 Lumpinee Boxing Stadium
No.6 Ramintra Road. Anusawaree. Bang Khan. Bangkok. Tel. +66 (0)2 522 6843
Ticket Agents and Booking Tickets : 062-639-5596

泰拳,對一個嬌滴滴的我來說,可以有多大興趣呢?但沒關係,老公想看,我有義氣。你陪我吃船麵、我陪你看泰拳!😆

不知道為什麼老公好像已經熟門熟路的,上了車就知道叫司機去哪兒。到了stadium後買票的非常熱情,我們坐了算是前牌位置。
泰拳夜,啤一啤!
每一賽分成五或七局,看得出拳手們表演性質居多,通常留力到最後兩局。說真的,這兒每晚也有拳賽,當然比不上那些練幾個月才打一戰的知名賽事,但算是有action有啤酒氣氛也很好,很特別的一個晚上。

四點半就吃晚餐,當然就要宵夜了!離開的時候,街邊攤一陣串燒肉香,好不誘人。不過,老公一向不愛街頭小吃,一下就把我拉了上的士。

只好回到酒店再吃燒肉串吧,但我總覺得沒有碳燒的風味。反正,這兩天的胃好忙碌。

Day 3

如果住在市區,很多時候我會特別不訂酒店早餐,可以給自己到處找找。因為Siam Paragon就在樓下,我們決定去找一下早餐店。
果然選擇無數,眼花繚亂!

Checkpoint #7 Clinton Street Baking Company
991 Siam Paragon. Suite G21. Tel. +66 (0)2 129 4861
因為我想吃pancake,老公要吃肉肉的American breakfast。最後我們選了這一間,menu很厚,各取所需。
我的美味blueberry pancakes + 他的表情在說:「嘩!咁多點食呀!」

這兒的份量很大,馬上就想到如果Jobee也在就可以吃完了。經常也幻想二人世界。每每到了二人有機會出走又會極度想念孩子們,那滑不留手的臉蛋和天真無邪的笑聲。這次我們外遊他們都沒投訴,真是長大了。

臨行前再喝一杯酒店大堂的Christmas drink。有松果的香氣,很特別。老公卻嗤之以鼻,毫不欣賞。我們的喜好一直都很兩極!

2015年,我寫過二人世界曼谷之旅。現在回味起來,不知不覺又多走了幾個寒暑,還是在享受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。

老夫老妻,
一種把鼻鼾變成催眠曲的魔法;
一種情人節不吃西餐的默契;
一種床頭會發現「必理痛經痛配方」的驚喜;
一種學會二人三足協調與遷就的浪漫。

當生命的單位由「我」變成了「我們」,從卜卜脆走到老花眼的老夫老妻,更一種山一程、水一程風一更、雪一更的回憶。